知渐

「夜色哪里都是美」

=阿学/季诀

咸鱼写手

weibo:--Study--

筑梦|平安夜

*陆泽bg向

*圣诞快乐w



  木质门板的开合带动了悬挂着的铃铛,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叮零声。


  寒风迎面而来,冰冷的感觉重新一寸寸攀上身躯,在室内被烘暖得活动自如的指节不过多时又开始发僵,呼出的阵阵白雾弥散在街旁LED灯的点点彩光中。


  平安夜里的街道比平时更为热闹繁华。商铺门前摆放着装扮各异的塔型圣诞树,橱窗内挂上红绿相间的装饰,玻璃窗前闪动着一连串的碎金色小吊灯。不时被晃动的铃铛细碎地碰撞,和着似乎从远方悠然飘来的节日贺曲,抒情而又绵长,荡在人潮的喧闹之中。


  明明是个外国的节日,然而像是受到周边氛围的感染般,陆泽心里也生出不少触动。


  这么想着陆泽看向身边——少女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看着手机。


  少女过肩的黑发垂落在耳旁,后侧几缕的发尾被压进匆忙带上还未整理好的围巾里,显得略微蓬松。因为怕冷而将大半只手都藏进长袖里,堪堪露出小段手指一下一下戳在屏幕上。少女映着屏幕荧光的眼睛似乎更加明亮,嘴角也不断地上扬。


  ——又不知道在傻乐什么了。


  陆泽暗暗叹了口气,开口道:“还在看手机呢?”


  “......是是是,不看啦不看啦,”这么说着少女仍是连着戳了好几下屏幕——将贴纸移好位置,保存,点击发送,再退出程序页面。想起这人逛街不让看手机的规矩,少女撇撇嘴小声念叨了几下,按下锁屏将手机塞进衣袋里又随口接道:“看你行了吧。”


  刚抽出衣袋的手突然间被放进了什么东西,少女顺势抬至眼前定神一看,不由得愣住:一个被精心裹上淡蓝色包装纸的方形小盒,透过一面的塑料膜可以看到里面装着一个小尺寸的苹果。


  接着被一只有些冰凉的手覆上后脑,轻轻地揉了揉头发,少女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向陆泽,即将出口的话语却在对视上的那一瞬间被硬生生噎住。


  路灯洒下点点暖黄色的光,映着俊秀的面容更加柔和,浅色双眸里溢出的淡淡笑意与低沉的嗓音像是融化了的焦糖,缓缓沉进心底。


  “平安夜里,要平安,快乐。”

异世界

        ⑴


   茂密的枝叶间发出细细嗦嗦的声响,和一没有回头,径直拨开灌丛后向露出的空地一旁猛然翻滚,堪堪躲过飞刃,身旁绿茵的草地被划开一长道痕迹,翻露出崭新的泥土。


  几乎没有停顿,和一稳定住身型后迅速起身,无暇顾及隐隐作痛的伤口,继续奋力向前奔跑。身后骤然传来哗啦一声巨响,继而像是划破空气的尖锐声重新绕上耳畔,与风声交织在一起,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和一心底满满的吐槽欲几应爆发,于是重重咂了一声:“啧。”


  会飞的真麻烦。


  空旷区域对飞禽类无疑有着极大的优势。眼下这种处境来不及调开终端地图,更何况那份地图本身就有误差,一味地逃跑暂时看来也不是最佳办法。


  和一疾奔的身型定格在下一步,鞋底与草面摩擦半圆的面积,单脚发力转过身面向自己来时的方向,果真呼面而来又是一道漆黑的飞刃


  刹那间和一双手紧握成拳,双臂交叉以格挡姿势护在身前——半径近乎一米的咒印应势浮现,符文沿环内部旋转,土黄色光芒在利刃砸上之刻更加闪耀。


  裂纹如细蛇般逐渐爬上持续僵持的黑刃和咒印,终于在飞禽一声像是暴躁至极的吼叫中破碎。荧光色碎片在散开的一片灰雾中宛若下落的点点星光。


  看来还附带迷雾效果。


  ·


  面前的灰雾仍未完全散尽,隐约可见飞禽的身躯以及狂乱舞动着的巨大双翅。和一这才感到鬓发处的冰凉,冷汗贴脸划下。


  技能被强行碎裂的感觉并不好受,更何况同时还有作为发动契机的武器。细微的麻痹感从指尖开始蔓延,长时间奔跑造成了体力的严重流失,疲惫和无力也在此刻汹涌袭来,双腿如千斤重般钉入泥土地,喘息一声一声地加重。


  只闻那吼叫声突得变了个调,变得愈发尖锐刺耳,比起方才的愤怒,更像是——


  挣扎。


  “我是真的、真的很能理解你们那颗‘就算老子是辅助也能打出输出’的心。”


  偌大草地回响起第三个生物的声音。


  剩余的灰雾似乎是被什么一下散了个干净,和一的视野重归明晰:刚刚还嚣张着的飞禽躯体和翅膀上缠满从四面八方侵袭来的墨绿色藤蔓,维持在一个极度张牙舞爪的姿势,唯有高仰着脖颈发出尖叫,竭力尝试扇动大张的双翼。


  而被五花大绑的飞禽面前,漂浮着个人,正歪头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长卷发,深褐色制服套件,从和一的角度甚至能隐隐看到那人因自带微风而略为飘起的制服裙下的白色打底裤边缘。


  和一一下别过头,顿了顿,又将目光扫回到那道身影上。


  接着见他抬起右手,暗绿色流光一点点现行缭绕着小臂,再缓慢升腾汇聚在手心。藤蔓像是感应到召唤般加重了缠绕的力度,紧贴飞禽粗糙兽皮的一面更是开始生长出细小密集的尖刺。


  近距离细看飞禽双翼和脖颈没被藤蔓所覆盖的地方,其实是有几道泛出点点黑红色血液的伤痕和羽毛缺失形成的禿块,然而这些小伤小痛与庞大的体积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那是作为“猎者”追捕“猎物”应有的嚣张。


  在飞禽显得越来越惨烈的嘶叫声中,原本就夹杂着笑意的清脆女声变得越来越欢愉。


  “所以,就再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输出。”


  ·


  飞禽被成功镇压回了密林深处,紧绷的神经也终于得以放松。和一如释重负般坐上草地,手臂搭在屈起的一边腿的膝盖上,食指随意地勾着黑框眼镜的镜腿,气息仍未完全平静下来,带着些许轻喘向逐渐靠近的身影开口:


  “你来做什么?”


  沈鸠荇刚刚重回大地温暖的拥抱,迎来的就是才被自己救了一条小命的友人摘掉镜片后直直投来的复杂眼神和充满怀疑的问话,心里犹豫再三还是选择把嘴边的玩笑话咽下,回视与答应的语气中都满布着无奈:


  “找到学校来了——那个公主。”


  ·


  “......对不起!真的非常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故意要去那种地方......!也…也真的没有想过…自…自己一个人先……而且地图的事也…我也不知道……真的很对不起!呜呜呜……”


  “那个......我也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少女在和一面前,正低着头,双肩微微颤抖着,话说得断断续续,声音也越来越小,时不时混杂进几声哽咽。


  那场对于和一来说可以称之为惨烈的斗争转眼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在得到被“登门拜访”这个消息之后和一匆匆赶回学校,才踏进后门没几步就被同行的友人扯着腾空传回寝室。


  和一身上到处都被刺穿划破、沾满泥渍的衣衫被扒扯下换上雪白熨平的衬衫西裤,脸上手上树枝灌丛划开的细密伤痕也做了简单的处理不再渗血。一改之前的狼狈模样,现在如往常那样衣冠楚楚——除了伤口较为密集深入的右手被人强行打上了绷带——在沈鸠荇的陪同下面对吸引了不少人来围观的“公主”。


  “公主”其实并不是国王的女儿那种公主,实际家境更是一辈子都与皇亲国戚挨不着边。会得以此称纯粹是因为这位穿着比朴素稍微华丽一点的棉质群的妙龄少女在合同的“特殊要求”一栏增加了这样一点:


  ——护援者应称被护援者为“公主”。


  ·


  即使最后顺下了“公主”的毛,安抚好情绪也亲自送回了家,合同顺利到期,但只要回想起中间具体的经过,和一还是忍不住想要按揉按揉太阳穴。


  “提出那种无理取闹的要求就算了,要求使用的地图没更新、不听劝阻擅自闯入危险区域、然后还落跑——这简直哪条不该就碰哪条,关键是实际能力竟然比书面上的还要再低不止一个档次,难不成你们那什么专属辅助都是这么的什么还是专门就好这口……”


  “是专、职、护、援。”


  沈鸠荇在和一面前自以为够隐蔽地翻了个白眼:“是是是...专那什么什么职...。不过就那种人,接来做什么。”


  “拒了我拿什么吃饭,西北风吗。”


  “切,我养你啊!”


  你养个毛线。


  和一将吸管啪一下戳进奶茶杯塞到沈鸠荇怀里。

人设存档①

*是自己和朋友的私设

*背景关键词:妖怪 异世界



沈鸠荇


  树人族

       年龄:???

  女


  斜刘海(略微三七分

  中长的浅褐色发 微卷 右边束起

  瞳孔是很深很深的墨绿色(基因问题

  

  制服:

  白衬衫

  深褐色/浅灰色马甲

  深色蝴蝶领结

  制服裙

  裤袜


  私服:

  衬衫

  牛仔裤

  小裙子


  攻击系

  有些许控制能力

  进攻形式就是植物


  打起架来很凶

  怎么速度怎么打

  总是接一些很奇怪的招式 让辅助措手不及或给错buff时常发生

  (因此总被族里长辈训不正经)


  攻击、命中是「SS」

  攻速是「S」

  闪避、生存是「A」


  会飞

  会药水调制

  其实是个怪力女




和一


  精灵

       年龄:???

  女


  齐刘海 略碎

  黑色短发 两鬓稍长

  瞳孔也是黑色

  混着很不易察觉的深蓝(族系基因


  制服:

  白衬衫

  黑色/深棕/灰色马甲

  西裤

  细领带


  私服:

  衬衫

  卫衣

  牛仔裤


  *别有表明身份的星形勋章

  (面试了「专职护援」)

  (强制佩戴)


  辅助系

  有一定控制能力

  使用形式是咒印


  攻击性技能很少

  但不是0战斗力(本质还是战五渣)

  为此专门学过一段时间幻术

  有一把匕首


  命中、闪避、生存是「SS」

  攻速是「SS」

  攻击是「C」


  经常被熟络的人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当作和戏称「工具箱」 实际上似乎真的是很有用

  虽然出身是相对稀有的精灵 但所属族系是最为弱小的一支 因此总被他人称为「弱鸡」

  族中这一代“唯二生存「SS」”之一

  (实际上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是后期变异)


  

一些设定

可能会用或者参考

是双人

用的多数是恋爱之后


不可以二改

第N路调图做图选手

*演技一流
*ABO
*张A乔B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

“大乔,你喝酒了?”

安静的休息室里小周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

“我不一直都在这里吗,你确定不是你自己心底那点死灰在作祟?”乔以航将视线从台本移开,抬起头看向她。

只见小周凑过去,装模作样地嗅了嗅,分开时却极其真实地用手捂住鼻子皱起眉。

“真的没有?我劝你还是坦白从宽。”小周指指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提醒他昨晚收工前的那通电话——今天高勤要来查岗。

“真的没有。”乔以航无辜。

“……那你自己小心,我出去透口气。”

最近他的戏份开始增多,喝口水都在琢磨着台词,哪还有时间去碰酒精。

……更何况除了特殊情况,打死他也不会再在家喝酒。

想是这么想,但看小周刚刚的那副表情,目送完她关门,乔以航还是侧头闻了闻自己的衬衫。

这一闻,乔以航豁然开朗,并坚信真相只有一个。

张知的信息素。

那是沾染在他衣领淡淡而又醇厚的红酒味。除了属狗的或许还真没人能闻得出来,当然这也没有要骂自家董事长和助理的意思。

他暗暗叹了口气。

这几天碰巧临近张知的易感期,两人上班的时候那人全靠抑制剂,在家逮个正着自然捧起脸就上嘴。

可偏偏自己又完完全全不受任何那方面的影响。

想到这,乔以航感到后颈的某个地方仍有传来丝丝痛楚,不禁抬手揉搓,颇感无奈。

他起身走到门前敲了几下,就确定小周一定在门外那样开口:“你两分钟后进来吧,我换件衣服。难道你忍心中暑让我一个人见高董吗,反正我不忍心。”

业秀

旧稿

缉毒局 abo





  令人眼花缭乱的LED,劲爆的电子音乐与充满欢呼的舞池带动着整间酒吧的节奏。二人英俊的面容在彩灯忽闪的映射下吸引不少目光。私底下偶尔来此作为放松,也因某些原因浅野学秀在此拥有不少的羡慕或追求者。投以微笑作为回应,嬉闹的旁观者又以暧昧的眼神打量他身后不断张望的赤羽业。


  “小心酒精引起信息素扩散或提前发情,虽然我也该提醒工作中明令禁酒。”草莓牛奶的甜腻残留在脑海莫名挥之不去,啜饮下冰水以强行刺激神经维持清醒。


  “反正不是第一次,要写进报告也无所谓。”赤羽业明显察觉对方停留的目光不过三秒便越过自己投向远处。顺着他现在的视线望去,晃动人影中隐约露出的沙发卡座逐渐落座下身穿黑色风衣或西装的男人。几乎不引他人察觉的动作被缉毒局的精英执行官一览无遗。


  目前重要线索之一,一位身为Alpha的重要成员,信息素为香槟。


  浅野学秀稍一侧目便能很好观察到赤羽业的神情——吧台较暗的灯光遮掩带有玩味勾起的嘴角,明明那惹眼的红发被调深,琥珀色的眼瞳却意外地比平时更亮,就像是对着自己的猎物虎视眈眈。


  赤羽业似乎是打算转回身,将手臂搁在座椅靠背上。握着酒杯的手率先行动,明显过于夸大的动作完美地撞上了来人。杯壁与瓷砖碰撞的声响很快被更加劲爆的音乐冲散,人们都沉浸在释放压力与舒缓神经的慰藉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吧台的那么点临时小插曲。


  “真是抱歉,不小心弄脏了你的西装……”


  来人是一名年轻男性,衣冠楚楚佩戴着黑框眼镜,宛如一位成功人士或公司高管。


  只是,这是计算过的,一个套。


  “请稍等下,先生。”


  赤羽业叫住了正打算离开的男人。双指拈着杯壁提起放回吧台,厚玻璃由一个中心点蔓延出细密的裂痕。他抬眼看向男人,手凑近嘴边舔去粘在指腹上的酒液。


  “我来赔偿一套吧。不过很奇怪,刚刚那杯明明是鸡尾酒,可现在你身上却是能诱惑人醉下的香槟气味——”


  “你是Alpha吧?”


  浅野学秀心里同样产生了疑惑——原本竭力与各种酒精争夺着残留存在空间的甜腻牛奶味在不知不觉间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几乎与其他酒味完全交融在一起,却又因被他认为过无比特殊而显得突出的,一种甜系鸡尾酒。


“楚楚可怜的稀世珍宝。”楚子航一字一字说得清清楚楚。

Mine Mine

瑞嘉 作家和编辑 私设很多
灵感来源同名歌曲
脑洞型选手

-

2018.3.20

上帝关上一扇门,同时会打开一扇窗。

格瑞自己关上了那扇门,上帝也为他打开了一扇窗。

那束耀眼的光强闯进来,不像以往为他指引方向,而是照亮了身处昏暗深渊的格端仰头望去所无法触及的一片天。

他不知道这是否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很久以前格瑞尝试过去揣摩嘉德罗斯的一些小思,却发现无从下手。现在,却是无能为力。

向光而行,灿金刺得他睁不开双眼。

逆光而去,一片黑暗里他只看得清自己的双手。

他连原点都回不去。

-

2018.3.22

“竟然能让你执着到这种地步。格瑞,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还是说真的和那些渣渣一样,也是贪图我的地位和钱财?”

“那么我就告诉你,给我听好了——在企业界能一手遮天赚大钱的是我爸;而我,嘉德罗斯,只是一个在十年里做出过一点热门作品但又一直当不上编辑长的普通编辑。”

“喂,你有没有在听?”

“嗯,我在听。”

“那我叫你放……”

“我告诉你我图什么。我就是贪图可以握着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