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渐

weibo:Study午季子

|| 自制
|| 词源《红玫瑰》
|| 图源水印

第N路调图做图选手

*演技一流
*ABO
*张A乔B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

“大乔,你喝酒了?”

安静的休息室里小周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

“我不一直都在这里吗,你确定不是你自己心底那点死灰在作祟?”乔以航将视线从台本移开,抬起头看向她。

只见小周凑过去,装模作样地嗅了嗅,分开时却极其真实地用手捂住鼻子皱起眉。

“真的没有?我劝你还是坦白从宽。”小周指指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提醒他昨晚收工前的那通电话——今天高勤要来查岗。

“真的没有。”乔以航无辜。

“……那你自己小心,我出去透口气。”

最近他的戏份开始增多,喝口水都在琢磨着台词,哪还有时间去碰酒精。

……更何况除了特殊情况,打死他也不会再在家喝酒。

想是这么想,但看小周刚刚的那副表情,目送完她关门,乔以航还是侧头闻了闻自己的衬衫。

这一闻,乔以航豁然开朗,并坚信真相只有一个。

张知的信息素。

那是沾染在他衣领淡淡而又醇厚的红酒味。除了属狗的或许还真没人能闻得出来,当然这也没有要骂自家董事长和助理的意思。

他暗暗叹了口气。

这几天碰巧临近张知的易感期,两人上班的时候那人全靠抑制剂,在家逮个正着自然捧起脸就上嘴。

可偏偏自己又完完全全不受任何那方面的影响。

想到这,乔以航感到后颈的某个地方仍有传来丝丝痛楚,不禁抬手揉搓,颇感无奈。

他起身走到门前敲了几下,就确定小周一定在门外那样开口:“你两分钟后进来吧,我换件衣服。难道你忍心中暑让我一个人见高董吗,反正我不忍心。”

业秀

旧稿

缉毒局 abo





  令人眼花缭乱的LED,劲爆的电子音乐与充满欢呼的舞池带动着整间酒吧的节奏。二人英俊的面容在彩灯忽闪的映射下吸引不少目光。私底下偶尔来此作为放松,也因某些原因浅野学秀在此拥有不少的羡慕或追求者。投以微笑作为回应,嬉闹的旁观者又以暧昧的眼神打量他身后不断张望的赤羽业。


  “小心酒精引起信息素扩散或提前发情,虽然我也该提醒工作中明令禁酒。”草莓牛奶的甜腻残留在脑海莫名挥之不去,啜饮下冰水以强行刺激神经维持清醒。


  “反正不是第一次,要写进报告也无所谓。”赤羽业明显察觉对方停留的目光不过三秒便越过自己投向远处。顺着他现在的视线望去,晃动人影中隐约露出的沙发卡座逐渐落座下身穿黑色风衣或西装的男人。几乎不引他人察觉的动作被缉毒局的精英执行官一览无遗。


  目前重要线索之一,一位身为Alpha的重要成员,信息素为香槟。


  浅野学秀稍一侧目便能很好观察到赤羽业的神情——吧台较暗的灯光遮掩带有玩味勾起的嘴角,明明那惹眼的红发被调深,琥珀色的眼瞳却意外地比平时更亮,就像是对着自己的猎物虎视眈眈。


  赤羽业似乎是打算转回身,将手臂搁在座椅靠背上。握着酒杯的手率先行动,明显过于夸大的动作完美地撞上了来人。杯壁与瓷砖碰撞的声响很快被更加劲爆的音乐冲散,人们都沉浸在释放压力与舒缓神经的慰藉之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吧台的那么点临时小插曲。


  “真是抱歉,不小心弄脏了你的西装……”


  来人是一名年轻男性,衣冠楚楚佩戴着黑框眼镜,宛如一位成功人士或公司高管。


  只是,这是计算过的,一个套。


  “请稍等下,先生。”


  赤羽业叫住了正打算离开的男人。双指拈着杯壁提起放回吧台,厚玻璃由一个中心点蔓延出细密的裂痕。他抬眼看向男人,手凑近嘴边舔去粘在指腹上的酒液。


  “我来赔偿一套吧。不过很奇怪,刚刚那杯明明是鸡尾酒,可现在你身上却是能诱惑人醉下的香槟气味——”


  “你是Alpha吧?”


  浅野学秀心里同样产生了疑惑——原本竭力与各种酒精争夺着残留存在空间的甜腻牛奶味在不知不觉间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是几乎与其他酒味完全交融在一起,却又因被他认为过无比特殊而显得突出的,一种甜系鸡尾酒。


“楚楚可怜的稀世珍宝。”楚子航一字一字说得清清楚楚。


终于收到啦!!!找了给力的代购小姐姐www是超棒的了call爆瑞嘉和老师!!

试图圈一下_(:3」∠)_ @来跟着叫试试? 

Mine Mine

瑞嘉 作家和编辑 私设很多
灵感来源同名歌曲
脑洞型选手

-

2018.3.20

上帝关上一扇门,同时会打开一扇窗。

格瑞自己关上了那扇门,上帝也为他打开了一扇窗。

那束耀眼的光强闯进来,不像以往为他指引方向,而是照亮了身处昏暗深渊的格端仰头望去所无法触及的一片天。

他不知道这是否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很久以前格瑞尝试过去揣摩嘉德罗斯的一些小思,却发现无从下手。现在,却是无能为力。

向光而行,灿金刺得他睁不开双眼。

逆光而去,一片黑暗里他只看得清自己的双手。

他连原点都回不去。

-

2018.3.22

“竟然能让你执着到这种地步。格瑞,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还是说真的和那些渣渣一样,也是贪图我的地位和钱财?”

“那么我就告诉你,给我听好了——在企业界能一手遮天赚大钱的是我爸;而我,嘉德罗斯,只是一个在十年里做出过一点热门作品但又一直当不上编辑长的普通编辑。”

“喂,你有没有在听?”

“嗯,我在听。”

“那我叫你放……”

“我告诉你我图什么。我就是贪图可以握着你的手。”

换名字啦 直接叫阿学
熟的人叫回和一也会应_(:з」∠)_

真的很想学画画。

杀手业x刑警秀

秀是被安插到和业所在组织对立的杀手组织
作为一些不可明说的事情的沟通桥梁
只有boss知道他的身份

业因为某种原因被坑(?)到了一个偏远小国埋伏埋了好几年
某些契机秀也来到了这个国家

对立面的两个人不知道彼此身份地居于一个屋檐下